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我的淫浪女老师
我的淫浪女老师

我的淫浪女老师

那是个春光澜漫的午后,案子快告一段落了,芸琪和我心情都很轻松愉快,边整理资料边聊天,小小的研究小间充满了笑声。芸琪和我低声谈笑,我的眼睛却不规矩地在她的俏脸与身上几个重点游走。

  她这天穿了一身俐落的海军蓝条纹连身裙,衬托出她窈窕曼妙的魔鬼曲线,胸前微敞领襟内若隐若现的乳沟,下身诱人的圆翘臀线。偶尔伸伸懒腰时,胸前便高高耸起,襟口又满又凸,一双饱满坚挺的乳峰像要破衣而出,每每让我屏息。

  「你这大色狼……每次见面就盯着人家的胸部和屁股瞧……」芸琪被我看恼了,一双明媚大眼似羞含嗔地瞪着我。

  「谁要你长的这么美…美的让人……鸡巴都痛了…」我拉着芸琪的手摸往自己胯下。

  「好大胆你……敢对老师无礼……假宝育同学!这里是图书馆欸……」芸琪抽出手,顺势推开我,扞卫起师道的尊严。

  芸琪那样娇嗔的神情,我越看越爱,大胆的伸手将她揽入怀里,封吻了她性感的唇。芸琪挣扎了一会儿,一双手又想推开我,却被我吻得全身都软了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我贪婪地在芸琪的丰唇上吸吮,费了很大的工夫才伸舌进她小嘴里,她没有回应,也没有反抗。不一会儿就和我深吻起来了,我的狼爪仍不忘在她迷人的圆臀上四处爱抚着,寻觅着美人的敏感带。

  「唔……育……不行……」芸琪小嘴还吱唔着,但被我摸得浑身绵软,无力抵抗。我的右手移上芸琪的背后抚着她的腰,再轻抚着她的手臂,亲昵地抚触,芸琪的娇躯微微轻颤着,起了鸡皮疙瘩,小嘴不自觉发出呻吟声。

  我的左手掌握了那恰可盈握,让我垂涎三尺的水滴形乳峰,轻轻的揉了几下,手指似有若无地搓揉着乳尖部位,芸琪呼吸越来越急促,胸部快速起伏着,丰满的乳峰也动荡不安。芸琪瘫软在我怀里,低声娇吟着,忍不住伸出手在我裤裆间撩拨,一会儿便摸到我那早已一柱擎天、罪大饿极的孽根。

  「唔……你……好……」她又羞又惊,不禁偷眼看着我。「嗯…好…么?」「唔……嗯……」「好什么?」我在她耳畔呼气,手上加大了捏揉乳峰的力度,逼问着。

  「唔…好…大……」「什么好大?」

  「唔……」「老师说嘛…什么好大……」

  「你…的…鸡巴好大……唔……讨厌……」芸琪羞红了脸。

  「老师你摸摸他会变更大喔,给你看看……」说着我解开裤头,褪下裤子,掏出热烫坚挺的大肉棒来,芸琪又羞又喜,瞪了我一眼,随即伸手握住大鸡巴把玩起来。

  我那要命的大把柄一旦落入了美人儿的小手,立刻充血膨胀,青筋暴出,变得更加粗大更要人命了。我一手深入芸琪的上衣内,拨开内衣罩杯,贴肉摸索她的乳峰,很快逮捕了还在负隅顽抗的小乳头。

  一手隔着那薄薄的蕾丝胸罩揉着芸琪的丰乳,芸琪既羞怯又难耐的模样,惹得我欲火焚身,浑身发热,胯下铁棒的温度陡然升高。

  「芸琪老师?我?想?要?干?你?…」我故意慢慢一个字一个字在她耳边说。

  「不行…不行……这…里…是图书馆……」听到我那下流的求欢淫语,芸琪羞窘地不知如何是好,别过头去,俏脸早已绯红。

  这间研究小间的书桌靠近门边,门外就是开架书库,虽说这时候图书馆内人很少,也不会真的有人垫起脚尖从门上的小窗往里面窥看,但要在这里做爱,确实要有很大的勇气。

  「那……一下下就好……好不好……乖…一下下就好哦……」我耍无赖地展开卢功,您盃裤子都脱了,今天一定要卢到和我的美女老师做爱了。

  此刻的芸琪像是喘不过气来似的并没有回答我。我想她或许是怕在这里会被人看见,於是双手伸到芸琪的美臀下,将她整个人抱起,走到大窗户边,让她背靠窗户倚坐在窗台上,这个角落有书柜遮挡门外视线,窗外又是后山的一片树林,隐蔽性极佳,很显然是一个和美女老师打炮的呵所在。

  「老师乖…这里不会有人看见……」

  我拉下芸琪裙装后背的拉炼,把美人的裙装慢慢脱下,芸琪今天穿着白色半罩式蕾丝内衣,白皙漂亮的蕾丝胸罩包覆着丰满坚挺的C罩杯酥胸,忘不了褪下美女老师上衣时的那一刻,白皙柔嫩的北半球ㄉㄨㄞ ㄉㄨㄞ地,像两只调皮白兔一般蹦弹着,真个恼人已极。

  芸琪的胸罩扣子是在前面的,我使出弹指神功轻轻一拨,丰挺的乳峰让扣子弹了开来,两颗雪白的大奶立刻颤抖地呈现在我面前。那漂亮的粉红乳晕与翘起的小奶头,平常上课时只能远观她诱人的曲线,早就让我垂涎三尺了。

  我不禁手口并用,伸出双手握住两颗雪白的大奶,又摸又抚又揉又搓。低头用嘴巴含住那可爱的小奶头,吮着吸着舔着咬着,芸琪被我弄得直打哆嗦。

  此刻我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剥光美人儿衣服,加以凌辱奸淫的采花贼。

  白色蕾丝内裤下就是美人的绝对领域了,只看到镂空的蕾丝紧紧包裹着芸琪白皙浑圆的屁股,让这颗挺翘的桃臀更加诱人,内裤上缝着一只小巧的蝴蝶,再往下是小小的半透明三角布料紧贴着诱人的神秘地带,隐约可见稀疏的阴毛黑森林,蜜穴若隐若现,诱人已极。芸琪的腰肢纤细,配上如此性感撩人的蕾丝内裤,此时我那大肉棒早已硬到发疼,迫不及待地想长驱直入,奸淫美人儿了。

  我将小内裤拉下,抬起芸琪的一双玉腿挂在我双肩,小腿还挂着那绻屈的小内裤晃呀晃的,美人儿空穴来风,疏林蜜地一览无遗,多么美好的风光啊。我恣意地欣赏着,温柔的亲吻她火热的脸颊,并且要她看着我。芸琪身上的要塞重地全部失守,被我看光光,她嚷着羞死了,却也含嗔带媚地望着我。

  我蹲下来,用舌尖小心的沿着小屄的缝隙舔舐着,芸琪被我用这样羞耻的姿势舔吃着小穴,羞怯的轻颤着,那小隙缓缓绽开,现出粉红的嫩肉和可怜兮兮的小蕊珠,我用舌头绕着珠儿打转,芸琪全身娇颤地更加厉害了,那美穴绽放成一朵娇艳欲滴的盛开花蕊,蜜汁汨汨地流出,这是多么可爱的,正等待着男人采撷的小淫穴啊。

  芸琪老师被我羞耻地这样没完没了地舔吃着小穴,一会儿便不依了,小嘴儿嘟嚷着讨着要我吻她。我们亲吻着对方,双手也不停的游走在彼此的敏感地带。

  「老师……」

  「叫我芸儿……」

  「我的好芸儿……你真美……」

  「哥…你好会吻……我的魂儿…都……被你…吸走了……」「芸儿…我…也是…哥…想要了…」「我也想……我想你的大GG插进来…我想和你…makelove…」芸琪享受着我的爱抚,玉手握住我坚硬火热的大肉棒,在我耳畔软语哀求着,我的美女老师终於受不了了。

  芸琪倚坐在窗台上,张开一双玉腿,含羞带怯的小穴让我一览无遗,这个姿势她也能清楚的看见大肉棒是怎么插进自己的小穴里的。我手握着又凶又热的棒端站在芸琪的下体前,那雄纠纠气昂昂的孽根像是锁定猎物的吐信巨蛇,正对着她耀武扬威。我们彼此的性器距离不到一公分,芸琪上身前倾,清楚地看见我那红的发亮的大龟头在自己的穴口一抖一抖的,像尊巨炮似的,马眼流出了透明的汁液在替接下来的轰炸入侵作好准备。

  芸琪老师,我们就要做爱了,我就要操你了,你这时在想什么呢?此刻不是你老公,而是别的男人大肉棒要插进你的小蜜穴了,而这根肉棒的主人居然是你的学生,你背着老公和男学生在图书馆里偷情打炮?羞不羞人啊?我的小淫妇小美人儿?这样想着,我更加兴奋难抑了。

  芸儿看着我的大屌,俏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怯与害怕的表情。我将大龟头抵到穴口,芸儿抖了一下,她不禁想到老公,怎么可以对不起他呢?某个瞬间,她或许后悔了,还来得及吧?想伸手阻止我的大肉棒进入,可是芸儿的身体是诚实的,做了完全相反的动作,甚至连小嘴里说出的话都反抗自己了。

  「插进来…把大肉棒…插进我的小穴里……干我…求你干我……」芸琪媚眼如丝,双手搭在我肩上,如饥似渴地要着。

  芸琪边说边把屁股慢慢的向前顶,迎合着我的入侵。大龟头正微微触着她花瓣分毗处,早有花蜜滋润着,更显那花穴的粉嫩可爱。那一点点亲密的肉体接触,让芸儿娇躯轻颤了一下,羞怯含媚的双眼又如饥似渴地向我勾魂。

  我小心地扶着芸琪的美屁股,生怕大肉棒脱离了芸儿的小穴,接着微微挺腰,顺着滑润的淫水,粗大的龟头瞬间撑开了穴口,挤开了那娇艳欲滴的花办,噗嗤一声,我终於将这只要人命的热烫孽根送进我朝思暮想的美人穴里了。我略为用力插入,鸡巴却只稍稍进了一截,原来这美人儿淫屄竟如此紧凑,堵住了我的去路。我再挺腰用力一送,插了进去,只听得我们交合的下体发出噗嗤嗤的细细闷响……我缓缓的深入,没多久那火烫的大孽根就完全插进了芸儿的小穴,打开了禁忌之门!

  「啊…进来了…好……痛……痛……好大……不要……」原本忍受着大肉棍挺进,小穴像被撕裂般的芸儿,终於忍不住这样被大肉棒入侵的快感,娇声求饶起来。

  「呼…芸儿…你的小穴…好…热…好紧……」

  火热的肉棒炙烫着阴道,阵阵要命的爽痛感,使芸琪心里仅存的一丝理智也化成了偷情的快感。……我…真的和…学生插穴……我…真的…偷情了…芸儿紧紧的拥着我,感受体内那根因兴奋而胀得更大更坚硬的大铁棒,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运,竟能被这么棒的大鸡巴奸干进来,享受和自己老公从未有过的性爱欢愉,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

  而御女无数的我,还从没享用过如此美妙的小穴,膣肉紧贴包覆着大鸡巴,感觉像是被美人儿的樱桃小嘴含吐吸吮着,也让美人儿抽搐收缩的蜜穴流淌出更多的淫液,发出噗滋噗滋阵阵淫靡的水渍声,随着大肉棒在小穴内不断推进,芸琪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声甜腻的娇吟……我故意一边抽插着,一边望着她,芸琪也意识到了,羞红了脸,别过头去……「好羞人……不要看…啊…」

  美人儿老师,我的大鸡巴正插着你的小蜜穴呢,正在奸淫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小淫妇呢……好好看清楚啊……从上往下看,芸儿的小淫穴那不知羞耻的吸吮着我孽根的模样,根本一清二楚。伊娘耶,那紧度那柔嫩那温热那甜腻……销魂蚀骨也不足以形容,真要我把这鸡巴命根子就浸蚀熔化在这美人儿的蜜穴里,您盃也甘愿了啊。

  这美少妇,怕是少与男人欢好吧,竟有如此紧致柔嫩如少女般的蜜屄?

  我将大鸡巴深肏到底,抵住花心,再缓缓抽出,九浅一深,我要彻底勾挑起这美人儿被我奸淫的欲望。

  「哥……好…痒…喔……」

  「嗯,哪里痒?」

  「快嘛…快干人家……好不好…」芸琪撒娇恳求着。

  我没有回话,只是用手轻轻分开芸儿粉红色的小阴唇,让进入的美景不被遮掩,然后开始挺臀前进。

  「芸儿,我要开始啰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哥哥……快…干我……」

  我开始挺腰抽送,大肉棒的前端在小穴里不快不慢的进出着,淫屄里的蜜汁因为肉棒的抽插而流出,又因为肉棒插入而重新送进小屄里,我的动作又快又强烈,还是有些淫水被喷挤出穴外,弄得我们的下体汤水淋漓,让抽送时的啪啪声伴着噗滋噗滋声更加淫浪了。由於自己的老公从没有使过这样高超的性技,这种异样的感觉还是芸琪的初体验,美的芸琪这时已经神魂颠倒、浪叫连连。

  芸儿的浪水越喷越多,穴儿也不停地张合缩放,紧嫩湿润的小屄膣肉将我的大鸡巴夹得肉杆子猛涨,性器结合的地方更加肉紧不已,也让我肏的更舒服畅快了。

  「啊……完了……肏死…人了…啊……舒服死…了…啊……」芸儿娇哼不已。

  她高潮急冲而来,娇躯和美臀抖个不停,我差一点随她泄去,赶快屏气凝神,压住射精的冲动,继续捣着芸儿颤抖不已的可怜小屄,准备把她插上天。

  「姐,你真美」我边插边故意在芸儿耳边说:「我从第一次见到你,就想要肏你,你知道吗?」「真的……?」芸儿呻吟着:「今天…姐姐…给你干……喜不喜欢……舒不舒服?」「喜欢……爱死姐姐了!」

  「姐姐也爱你啊……再快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姐姐要……不行了……」「嗯……烫…」「啊…啊…来了…啊…啊啊……」

  偷情的强烈刺激,让芸琪彷佛使用了强烈的春药、兴奋剂一样,她腰肢扭动,小屄收缩着配合着我的抽送,我们彼此的配合形成了放浪而淫荡的律动,大大的增强了我的每一个抽送、每一个对她小屄的撞击力,她低声地娇呼呻吟,眼看着要高潮了。

  我想多享受一下肏她的快感,於是变换了姿势,让芸儿站起来趴在窗台前,脸贴在窗玻璃与窗框上,重心前倚,双腿齐开,肥美的翘屁股向后突起,两瓣臀肉曲翘动人,像一颗鲜美多汁的水蜜桃,引人采摘,我举着大鸡巴到她身后,芸儿回头给我一个又骚媚又勾人的甜笑。

  「哥……fuckme……」

  芸琪原来一副娴静文雅的美女老师模样,现在已变成顾不得一切,只要男人干的骚媚浪样了,蛇一样的扭着纤细腰肢,我的鸡巴大开大合地不断击打花心,她虽然还努力压抑叫声,仍然难敌身体的快感,听得出来气息越来越混乱,已经被我奸的快要承受不住了。我发现她那要人命的小淫穴吸吮得更有劲,小蜜屄里的膣肉猛烈颤抖着,突然间她娇吟唉叫出声,小穴里也热流飞洒,强烈的高潮了。

  「芸…啊……你里面…会吸人…啊啊…好紧啊……」「嘻嘻……我要……把他夹断……永远放在里面……」芸儿笑着。

  「芸儿…舒服吗……」

  「一下就高潮了…真的好舒服喔…」芸儿热情的抱着我。

  我温柔的吻了吻芸琪的双唇,芸琪热情的回应着,还未射精的大肉棒依然紧紧的插在小屄里,淫液蜜汁被粗胀的大龟头一滴不漏的封锁在花心深处。

  「大肉棒还好硬好粗喔……」芸深情地看着我。

  「芸还想要吗……可以吗?」

  「不知道……为什么…啊…人家还…好想…啊…」我开始运起大鸡巴,再度在芸儿小穴里抽送着。

  「芸…你的…小穴好棒……」

  「哥…早知道这么舒服……就早点…和你……」「我…我要…每天……都…和你…makelove…」「被你干…好舒服好刺激…人家…好爱…被你干……」「芸儿……」「唔……唔……好棒啊……哥干得好深…好舒服啊……」芸儿的膣肉开始痉挛,连带地我的大鸡巴都一起慉缩着。当大龟头顶进花心的时候,花心就裹围着大龟头,黏着不让它离开,我要用力抽拔才能将它退出,可是一路上还是被芸儿小屄紧凑的膣肉吸吮着,好不容易等到退至洞口,马上就忍不住回插进去,芸儿甜腻的娇叫声便又响起。

  我肏着这又浪又骚的美女老师,她的屁股越翘越高,我乾脆捧着她的屁股让她慢慢站起来,一边抽送着,一边老汉推车,走回堆满报告和书本的桌子,插得芸儿不住哀哀求饶。

  这研究小间只有门上开了一个小窗,谁知道里面正有个美貌而高雅的美女老师,小穴儿正挨着学生粗长的大鸡巴肏干呢?这么荒淫浪荡、春情泛滥的场景,各位看倌可喜欢?各位下次到了图书馆的研究小间,要不要探头看看,里头是否正上演如此精彩的活春宫呢?

  芸儿身不由己,被逼得向前走去,来到书桌前,双手扶住了边缘,突然右腿腾空,原来是被我横膝托起,将脚架放到桌上,这一来姿势更淫荡了,芸儿斜腰抬臀,侧站在书桌旁,左脚踮立,右脚高踏,美穴儿凸凸隆出,巨长的大肉棍捅进那蜜穴夹缝里,抽插间还有着漕漕滋滋的溅水声,看来地板上洒落了不少芸儿的蜜汁呢,这样奸干美女实在太过瘾了。

  「哥……好变态好色…喔…竟然这样…干…人家……」,芸儿转头娇嗔着,穴儿口猛缩,快乐的又泄了一次。

  不晓得芸儿是泄了第几次,噗滋噗滋的淫水又流出小穴来,我的下身也被她溅得一片狼籍,大鸡巴插在小穴里,觉得越插越紧,深插的时候,下腹被她弹力十足的美屁股反弹得非常舒服,於是更努力的插进抽出,这时芸儿的双手被我从后方拉住,上身悬空地成了弓字形被我肏干着,我的腰杆直送,毫不怜香惜玉地啪啪啪,直捣芸儿花心,干得她「老公……亲哥哥…」的满口浪叫。

  「好舒服…啊…芸你的穴…要…夹死我了…!要射了!…我要射了…!」「射吧…射进小穴…姐…给你…生孩子……啊!」我的大龟头早已暴胀到极致,每一抽插穴肉滑过龟头的感觉都十分受用,知道来到射精的关头,急忙拨开芸儿的屁股蛋,让大鸡巴插的更深,又送了几十下之后,终於忍受不住,迅速将大鸡巴抵紧了花心:「芸儿……哥要射了……射了……啊……」我这几天没和筠筠、小妍和小悠她们做爱,存量不少,一下子卜卜卜全部喷进芸儿的子宫,承受着我热烫的阳精,美得直哆嗦「啊……」的一声长叫,忍不住跟着又泄了一次。

  高潮过后,我们相拥坐在椅子上,静静的抱着彼此,甜甜地吻着,窗外依然春光明媚,后山上方正有几朵云飘过,但没人知道这研究小间内方才有过一阵巫山云雨。

  芸琪深情的抱住我,一边回味方才我的精液射进体内的感觉,她撅起屁股迎接着我强劲的精浆,享受热烫的精液充盈在小屄与子宫内的滋味。她说真的没想到会和我好上,从没有一个男人能如此满足她、没被干得这么爽过,今天她的身心好像全被我改造了。芸琪也坦承研讨会那天初见我时,早已芳心大乱,体内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后来她无意间看见我和欣怡在楼梯间激烈的性爱,便偷偷地欣赏了一会儿。所以那天在会场上,她的小穴早已湿的一塌糊涂,后来还到洗手间把内裤脱掉,所以当天她在讲台上根本是没穿内裤的。

  好一个骚媚又不知羞耻的美女老师啊……


  【完】